院训
“医生,能不能想想办法让她再多撑几天?”
发布时间: 2017/12/6 9:22:38    编缉: King Of 网站    编缉时间: 2017/12/6 9:23:59

有时侯不得不说:对不起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

作者|户瑞玲

来源|医学界神经病学频道


凌晨两点,正在人们都处于睡梦中的时候,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,一直守护患者健康的我们却不能停下奔走的脚步,在这个有些疲惫的时刻,能够歇上那么一小会儿。因为,那个术后住了十天的脑出血患者,瞳孔正在渐渐的变大。


护士发现后立即通知医生,快速输入脱水药物,充氧气袋,撤心电监护,撤微量泵,打印CT申请单,然后联系好电梯,由医生陪同急查CT。


一刻钟之后,病人返回了病房,医生打开电脑,看到了已经上传的CT结果:脑水肿加重,中线移位明显,并伴有少量出血。


医生与家属沟通,两种方案:


一是保守治疗,加大脱水药物的用量,但能不能撑过去,不敢保证,因为从CT片子上看,中线移位非常明显,而且上次术侧瞳孔已经散大,光反射消失,这种情况根据临床经验,一般病人不容易撑过去。


二是再次开颅手术减压,把脑组织切除一部分,同时加大脱水药物用量,但是,病人能不能下的了手术台,也是未知数。


紧接着,更多的病人家属来到了病房,他们经过慎重的、反复的权衡利弊之后,拿出了统一意见:


不再手术,保守治疗。他们考虑到病人已是79岁高龄,在经历了一次开颅去骨瓣重大创伤之后,不愿意再让老人再次经受同样的痛苦。如果上天非要一意孤行的夺走她的生命,她的家人只愿在竭尽全力之后老人能够走的安详。


虽然家属们讨论了病人此时的病情,也能够想象老人最终可能出现的结果,但到了让他们真真切切接受、实实在在坦然接受之时,还是有些困难。她的小儿子双手合十的再三央求医生:


能不能想想办法,让老人家再多留几天?


从刚才医生与家属谈话过程得知,这个小儿子在老人初次手术的时候没能陪在她的身边。因为他工作在外地,在老人突然发病行急诊手术的危机情况下,来不及及时赶回。等他急急忙忙心惊胆颤的来到医院,已是老人术后的第二天了。


晚到而至的他心里充满了歉疚,为了得到心灵的慰藉,这些天,兄弟姐妹几个当中,数他陪伴的最多。在陪护的过程中,他会时不时的陪母亲说说心里话,说说他小时候经历的那些具有代表意义的事情,想以此来唤醒母亲的意识,以弥补多年来没能陪伴左右的遗憾。


记得那天在病房,他曾告诉我们的护士,如果这次母亲能够苏醒,能够平稳度过这一劫,他一定会辞去现有的工作,回到这座布满他成长痕迹的城市,找一个哪怕不太合自己心意、哪怕钱不多的工作,陪母亲度过她余下的岁月。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在,”也许就是此时他的心境。


可是,事情的发展并不在他的掌控之内,一切也不会以他的意志为转移。


他母亲的状况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况愈下,回到病房的她出现了更严重的鼾声呼吸。从长期工作经验看来,很显然能够感觉得到,病人意识正在不断的加深。严重脑水肿造成的颅内压增高导致血压不断的持续上升,在加大脱水药物剂量的同时,医生下医嘱为其更换了泵入的降压药物种类,期待能够取得良好的效果。为了保持呼吸道通畅,护士又经口腔为其置入了口咽通气道。


通气道的置入并没有改善病人的呼吸状态,而且在解除呼吸不畅之后,病人又出现了呼吸暂停现象,查看瞳孔,护士发现病人手术对侧的瞳孔也变得不再规则,而且正在不断变大。


通知医生,通知麻醉科,迅速行“经口气管插管术”,插管成功,立即给予呼吸机机械辅助呼吸。


小儿子看着这阵势,感受着此时病房内紧张的气氛,眼泪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,最终没能抑制住的小声啜泣了起来。那压抑的哭声,似乎在诉说着他心底的不安,诉说着这些天他的担忧,诉说着这些年他没能尽孝的遗憾。他断断续续的依旧重复着最初那句对医生说的话:


一定要想想办法,让她多留几天。


“想想办法”,医生在救治病人的过程中,每时每刻何其不是都在想着办法,想办法让病人少些痛苦,想办法让病人早日康复。他们何其不在穷尽所学,想让更多的家庭回归自然,回到家人没生病时幸福的模样。


只可惜,医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而不是能够左右生命的神。在生命面前,他们有时候也会显得无助。他们的努力,有时候也会显得苍白无力。他们倾尽所学,用尽浑身解数,有时候也挡不住死神慢慢逼近的脚步。在科学技术发展有限的今天,他们有时侯不得不摇着头对家属宣布说:对不起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


最近,正在热播的电视剧“急诊科医生”里的江晓琪,受着小时候父母死在急诊科的影响,总想用自己不断的努力挽留住所有送进医院的生命。可是,随着工作时间的延长,随着接收的病人越来越多,她发现她的想法是如此的天真。生命有时候真的不是凭借医生的努力能够挽回的,有的病人在送来的那一刻已经失去了抢救的意义。


最初遇到此类情况的她总是无法接受现实,她会失控的不停的做着心脏按压,一遍又一遍,最后在同事的一再劝解之下才会不得已的放弃。放弃抢救的她每次都会垂头丧气的跑到一个固定的封闭空间,用头轻轻的撞击着冰冷的墙壁,一下又一下,她的无助,她的无奈,她作为一个医生想实现却不能实现梦想的挫折,在这一刻都随着一次次的撞击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。她的痛苦也许是任何一个非专业人员都无法理解的。


在医院,面对家属的请求,或者即使没有家属的请求,医生也总会对病人倾其所有经验,让其最大程度的恢复。想想办法,让她(他)多撑几天,给子女,给父母,给所有亲人以接受残酷现实的时间,让他们在亲人生命的最后时光里能够陪伴左右,尽到孝心,不留遗憾,好好告别,给生命以尊严,给家人以安慰,让无情的疾病终止于有温度的协商,让医患关系蒙上一层和谐的面纱,让医院越来越多的充满感动的气息。


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广东省人事考试局专业技术资格考试网 东源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中国卫生人才网